Column

人類只有一個任務:《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》

我喜歡漂亮的、美美的、精緻的食物。唸大學時,我會用一整個下午去Tumblr上不斷找食物的照片,只是看看,偶爾下載收藏起來,各種的料理、蛋糕、點心、飲料都教人心情美滿,看着看着就會想吃了。不為什麼,因為人類只有一個任務,生來我們就會吃,不用學也不用教。後來從事了消閒生活類似的編輯工作,順理成章地把這個興趣擴展到文字上,喜歡讀跟食物有關的故事,用自己的想像力,把文字化成畫面、動作,而且還可以想像得特別美好。

幾個月前里人文化閉業清倉,我買了一本毛奇的《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》,因為翻了一下覺得她的文字讀起來很流暢,也很舒服,當中還有一些彩色照片,甚具收藏價值,當然價錢也十分吸引,便買了。

圖/深夜女子公寓的料理習作

毛奇是台灣一位副刊專欄作家,很熟悉台灣各種的風味料理。在她北上工作的兩年期間,開始自煮自寫的生活,把老家的料理、台北的都市飲食、旅行時的見聞都寫下,成為一本滿載滋味的飲食心情筆記。她的形容很生動,總是很快就能夠為讀者勾勒出一個完整的畫面,即使我對台灣的鄉土料理完全沒有概念,例如剝皮辣椒雞湯、燙虱目魚魚皮、瓠仔煎餅等(我的見識也真太少),總算學到了新知識,而且不自覺地垂涎。

書裡面有好幾道我意想不到的菜式,如吃炸花,真的有點嚇了一跳。除了描寫了食材、菜式的烹飪方法,她還會寫一些歷史資料,也寫一寫每道菜跟自己的關聯,背後的故事,為甚麼想要煮想要吃,讀起來頗有趣味。

 

節錄一下書中的段落:

「豆腐據說是偏寒的,這是因為古早作法裡面加了石膏的緣故。石膏是寒的,豆腐也就寒了。中醫有時候會叮囑我少吃,我太喜歡豆腐,盡量當成耳邊風徐徐吹過,暗自心想,我煮成溫熱的吃,對身體也就平衡了吧?凡煮鍋物裡不放個豆腐吸潤湯汁不開心。

我的老師有道豆腐小食的作法簡單,但出乎意料的美味。把市售的板豆腐切塊好,放在碗裡,淋上一點好醬油,太濃就補點水,放到鍋裡大火蒸過。照理說豆腐本來就是熟的,不過因為使用豆子品種的差異,豆腐味道難免有些生豆莢味。大火同豆油炊過就沒這個問題了,味道還會融合而圓滑起來。這樣的醬油豆腐即使放涼了也很好吃,本是同根生,火裡來,水裡去,滋味就上了層樓。」

是不是頗有意思?

蘇小凝 Sophie
沉迷電視電影、音樂劇和吃東西,六歲前我不識字,但現在最大的興趣是閱讀和寫作,崇洋媚外專寫西方文化。So much to say, full of crap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