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umn

十分鐘的通勤書:《挪威的森林》

前略。我換了工作,由從前有接駁巴士在我住的地方點對點管照管送,變成要自己去坐地鐵,再在烈日下走十五分鐘才回到辦公室。很多人會對我說「有多少風流,就有多少折墮。」,哈哈,除了乾笑兩聲以外,我無話可說。慶幸我的車程只是十分鐘而已,上班的時間也避開了瘋狂的繁忙時段,我總能夠在地鐵內找個舒適的位置坐下來。通勤的路途上做甚麼好?我翻開了村上春樹的《挪威的森林》。

其實我已經戒掉了帶書上街的習慣好久,因為我總是挑厚書,實在不太方便攜帶,而且手提包也沒有那麼多空間。不過《挪威的森林》一點也不厚,也分為上、下兩冊,絕對令我的藉口頓時集體逃亡去了;另外也聽說它是村上老師較易讀的一本書,而圖書館裏有四本存貨,我就幫忙借去了一本。

故事說甚麼就不說了,太有名的書、有名的作家,又拍成電影了,大家大概都知道故事了;也不分析寫作手法、甚麼對比寫法、意識、主義之類了,再說我也沒資格。那說甚麼?就說說我不喜歡哪些角色吧!基本上除了主角跟直子之外,我全部都喜歡。

直子的故事無疑是個可預見的悲劇,小時候發現了姊姊自殺的屍首,沒立即就醫,積壓下來,到了青梅竹馬的男朋友Kizuki自殺時,還是沒有去看心理醫生,結果後來整個人生就崩潰了。(不過公平一點說,六十年代的人應該不明白要去醫治心理病的需要)。嗯,我不太喜歡太柔弱、外表太完美的女主角,我也不能理解為甚麼這種女孩子總是被男主角不問因由地深深愛着;在我的角度來說,喜歡一個人總有原因,甚麼有一千個原因。

話說回來,我覺得主角渡邊大抵是被直子的外表吸引,有很多他對直子的描述,只停留在外型上,她的身體是如此的美麗,還有我受不了他對她的長髮有着近乎癡迷的愛慕。而到後來,我想渡邊也有如此的啟發,他渴望擁有直子,渴求那種能消除寂寞的肌膚之親,但直子始終無法滿足他,她選擇了死亡,也就是選擇了Kizuki,而他對她的愛,大概也包含住他對Kizuki的愛。

而渡邊,他有着幾乎所有文青男子都有的性格,熱愛閱讀,有一兩個孤獨的嗜好(健行、喝白蘭地),最大問題是他裝作不知道自己很特別,當他身邊的人一再對他說「你很特別呢。」時,他會回應「有甚麼特別?」天呀,就承認了吧好嗎?

我很討厭他倆嗎?也不至於,只是他們無法討好我。讓我讀下去的,是渡邊身邊那些可愛的配角們,優秀而了解自己有多優秀的永澤(看,光明磊落不是很好嗎?」、鬼靈精怪,字字珠璣,飄忽可愛的小林綠、外表不怎麼樣,可是氣質超好的初美、典型日本人形象,內心卻很溫柔的突激隊、背景故事超合理和詳盡的玲子。

他們都是非常有故事的人,他們出場的時候,一點悶場也沒有,每個人都給主角上了重要的成長課,而且每個人的性格都十分鮮明,更加突顯出直子和渡邊是多麼的沒性格。好吧,還說你就以為我針對他們了。

還有,聽說小林綠的原型就是村上老師的夫人,呵呵把自己的愛人寫得如此可愛,妻子一定感到很幸福。

對某種人來說,所謂愛是從非常微小,或無聊的地方開始的噢。
如果不從這種地方開始的話,就無法開始。

——《挪威的森林》

蘇小凝 Sophie
沉迷電視電影、音樂劇和吃東西,六歲前我不識字,但現在最大的興趣是閱讀和寫作,崇洋媚外專寫西方文化。So much to say, full of crap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