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聽過有新娘子抱怨姊妹們沒有為她辦 bridal shower,一直為此悶悶不樂。

其實你不說,別人怎會知道。但說開了,又沒有驚喜。

預其花心思在不怎麼值錢,而又不知道是否每位姊妹都合用/或會用的姊妹禮物上,我決定為自己辦個 bridal shower,請姊妹們穿美美的吃一餐好西、玩一個下午,為大家製造共同回憶。

我的 bridal shower 在 big day 前 3 個月左右的一個星期六下午舉行。

可以預先讓不認識的姊妹在活動中互相認識,也順便預告 big day 當日的大概流程及分工(不要等最後一兩星期兄弟姊妹會議才說,他們短時間消化不來的)。

bridal shower 由一個 Le Café de Joël Robuchon 的 lunch 開始。

這個 lunch menu 是和茶靈聯乘的,所以菜式都是特別設計。

點好主菜的等待期間,大家稍為互相介紹一下後,我送給姊妹們每人一封感謝信。

本來打算把氣氛暖和起來,怎料她們打開看了一句後都說要拿回家看,怕會哭。

好吧,唯有改為閒話家常,始終當中有幾位本來是互相認識的,很快便吱吱喳喳的聊。

很抱歉的,我們對旁邊來吃米芝蓮午餐的客人太擾了。

食物很精緻,份量不大,對女生飯局來說很適中。

吃到尾聲,茶靈的顧問打電話來說房間已經預備好。

於是我們轉移上房間,進行第二部分 – Beauty Class。

Beauty Class 平日在店面是免費的,不過大庭廣眾的卸妝、敷 mask,相信我的姊妹也不太願意。

在獨立、完全屬於我們的空間進行,那就變成一個 party。

由於要卸妝,所以我們都在 Beauty Class 開始前用道具瘋狂拍照。

道具都是淘寶的,款式和質量都很不錯。

由卸妝、洗面、蒸面、按面、敷 mask 等都由一位顧問專心招待我們。

每一步都仔細介紹和示範。

最重要是給我們的份量超大方,姊妹都非常興奮。

我和姊妹們未有機會一起去浸溫泉,肉帛相見。

不過今次大家都一起夾起頭髮,卸下「妝」甲,實在難忘。

在 Beauty Class 學習了茶靈招牌刮面,每人都可以得到一塊陶瓷刮痧板回家。

茶靈細心地有為大家預備化妝品,讓大家完成 Beauty Class 後拾回眼耳口鼻才離開。

我認為 bridal shower 其實亦有答謝姊妹仗義相助的用意,又食又拎就最開心。

blogineer
曾夢想成為音樂治療師,卻跑去當個工程師。 自覺很懂生活,想與身邊人分享美容*食*買*行等軼事,順便發表偉論。 2011 開始寫 blog,堅持親身試用,為讀者提供多角度分析報告。